天气与日历 会员登录 注册帐号

河北同志 河北酷儿

搜索
查看: 512|回复: 0

Ansonho专栏:从你身下逃离(图)

[复制链接]

91

主题

91

帖子

30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07
发表于 2021-3-8 14:3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yunhai2

  作者:Ansonho

  之前在国内,经常听基友们说国外的同志都是极度热情而又直接的。

  在这边待了一段时间,对这种“直接”和“热情”感觉深有体会。

  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如果这边的同志想要“做了你”,他们在开始跟你聊天的时候就会很直接地跟你这样说:

  “I wanna f*ck you!”

  或者“I will f*ck you hard!”

  而即使最最隐晦的说法也会是:

  “I want to have hot fun with you in bed.”

  至于你要还是不要都可以直接说,绝无拖沓,绝不纠缠。

  而在国内,大部分时候是这样的:

  “来我家坐坐呗?”(然后被做了……)

  “我到你家去,我们聊聊天吧?”(结果被做了……)

  “我们抱着睡吧,我绝对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最后还是被做了……)

  关于初次见面就发生性关系这回事,大伙们怎么看呢?

  最初我真的是一点都接受不了,感觉实在是太随便了,对待感情,一定要有态度!

  基友跟我说,其实没必要太纠结于这个问题,初次见面发生关系又如何?不发生关系又如何呢?如果这一次性行为可以换来一个终生相伴的对象,有什么不好的吗?

  嗯,听上去好像也有道理。

  其实我真的很羡慕那些初次约见网友就能遇见终生伴侣的同志小伙伴们,我有点搞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约见网友可以遇到绝世好男,而我这边的都这么“如狼似虎”呢?直到我发现如果我按照基友说的那样不要去介意,那我应该很快就要进医院去“补肛”了……

  所以我决定,原则还是要有的!

  可是面对中国同志们如此“委婉”的邀约,有的时候,是防不胜防,要坚守原则实属不易。

  防不住,那就只有溜走了。

  关于“溜走”的那些事,倒是可以跟大家稍微分享一下。

  第一回合:车企白领小哥

  那段时间正值车展开办,好多车企的高管和职员都会从全国不同地方汇集过来筹备车展,而这段时间是最容易收到私信。

  那次同时收到了一个肌肉大叔和英俊小哥的邀约,不一样的是,大叔约炮,小哥约饭。

  后来才知道这俩人居然是同一个公司的,还就是上下级关系,当然,俺也木有说破,衡量之后,赴了小哥的约。

  小哥口味比较挑剔,俺带他去吃小伙伴们介绍的粤菜馆,小哥觉得不咋样。而后去吃了甜品,小哥也觉得没神马特别的。

  饭后散步,小哥说时间尚早,刚来到这边觉得累,不想一直在外边走,不如回酒店去坐着聊天。

  回想起以往俺跟小伙伴们说,一般被邀约回家或者回酒店,对方都会有所图谋,小伙伴们说我不应该那么防备,这世上还是君子比较多。

  思索了一会儿,我答应了,好吧,那就回酒店聊天呗,然后再回家就好。

  到了酒店,聊了不到5分钟,小哥说想要洗澡。我当时想,洗吧,洗完再聊也可以。可是小哥看着我,盛情邀约一起洗,说是星级酒店浴缸足够大,可以一边洗,一边聊天。

  这里先交代一下,小哥身高一米八几,我目测他躺下去浴缸就没别的位置了。于是我婉言拒绝了,说:“我待会儿就回家,而且我在这里洗了也没衣服换啊,回家还得再洗,多浪费水啊?”

  小哥依旧不放弃,接着说:“没关系,你在这里洗,我会帮你按摩,很舒服的。”

  按摩?!!

  我内心警钟大响。

  可是小哥不给我任何犹豫和反悔的机会,直接拉着我就往浴室走去。

  眼看着就要“湿身”了,我想了想,对小哥说:“好吧,那就一起洗吧,可是,总得脱衣服洗澡吧,衣服也不能放在浴室里啊,先去衣帽间脱了衣服放好再进去吧,我待会儿帮你先按摩放松一下,然后你再帮我按摩呗?”

  小哥一听我的建议,立马兴奋了起来,放着浴缸的水,拉着我到了衣帽间,三两下就把衣服扒光了,我慢吞吞的,等他进了浴室,我也就脱了外套而已。

  听到浴室里响起水声,我穿上外套,打开房门,走了……

  第二回合:将军世家之后

  搬家之后,新住处附近都是些政府机关。

  某晚收到私信,一猛男大叔说自己好闷,问要不要出来聊聊天?细谈之下,发现大叔就在附近,心想时间尚早,谈谈心聊聊天也不是不可以,于是便约他在小区门口见。

  本想在小区门口附近的小店里喝点啥聊聊天的,可是等我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那停了辆豪车,看到我出来,车窗就打开了,大叔从车窗探出头来对我说:“上车吧,带你到我朋友的酒吧喝点东西。”

  我并没有上车,只是问:“不能在这附近坐一会儿吗?还要去哪里?”

  大叔可能看出了我的犹豫,于是跟我说:“我就在这附近上班,公务员一名,不用害怕,不会伤害你的,你看,这是我的证件。”

  好吧,总之最后还是上车了。一路上,我们闲聊,他跟我说:“不用担心,我绝对不是坏人,我爷爷在抗战时期还是位将军呢,我爸也是位军人。”

  车子开到了新城区的繁华之地,“很自然的”,他朋友那家酒吧正在关门装修。

  “真不巧,我们去别的地方兜兜风,聊聊天吧。”

  是吗?我心想,这还真是巧呢……

  车子行驶在城市的夜色之中,一路上灯火辉煌,车子一拐弯,在一个小公园附近停了下来,这里树木葱茏,人比较少,偶尔有那么一两个慢跑的人路过。

  “我们来聊聊天吧。”熄火之后,我们坐到了车子的后座上。

  本来各自坐着,我靠着窗,看着外边的景色,跟他悠闲地聊着,渐渐地两人距离越来越靠近,我都能感觉到他的鼻息喷在我的脸上了。

  说时迟那时快,在他压过来,吻上我的颈脖那一刻,我内心跳出来大大的三个字:完蛋了!

  这里也来说说大叔的情况,大约是因为祖籍东北,大叔实在是灰常高大壮实,我觉得后座的空间有他在都显得很挤了,现在多了一个我,就更挤了。

  强行抵抗估计不可能了,车窗外此刻也没人,耳畔响起大叔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外裤已经被解开褪到膝盖处了。

  怎么办呢?

  好吧,我也没再抵抗,搂着大叔的脖子,往他唇上亲了一下,大叔愣住了。

  而后我反客为主,推大叔坐起来,跨坐在大叔腿上,压着大叔此刻硬度和温度都极度惊人的某处,对上大叔充满渴望的眼睛,对大叔说:“你好棒!我也很想要,可是,我不希望跟你的第一次匆匆地发生在这里。我们明晚一起吃饭好不好?我们一起去酒店开房,给我个浪漫又激情的夜晚吧!”

  大叔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说,思考了一下,估计大叔也觉得我说得有道理,此时此地仓促地“实施工程”也没什么意思。

  大叔也搂着我,亲了我一下,而后说:“好,我答应你。我们明晚一起吃饭。但是我有个要求,你明晚能穿黑色的丝袜吗?吃饭的时候,能不能在饭桌下用你的脚挑逗我?”

  我内心里有数百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但脸上却是一脸的期待,而后对大叔说:“可以啊,我还会穿上很性感的内裤,你记得多准备几个套套。”

  大叔听了很高兴,巴不得此刻已是第二天晚上。

  最后我说时间不早了,我要早点回去休息,明天的状态也能好一点。

  于是大叔把我送回了家。

  刚进家门,我就把大叔拉进各种黑名单里去了……

  第三回合:阳光运动弟弟

  新住处楼下就有健身房,门还是那种大大的玻璃门。每天下班都可以看到有很多好身材的帅哥在里边挥洒着汗水,灰常诱惑。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有时候也能收到些来自运动帅哥们的私信。

  据说现在在健身房里边泡着的,基本上“十男九Gay”,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

  跟其中一位私信聊了那么一阵,知道我住在哪里之后,他告诉我,其实他每天都会在我家楼下健身,不如找一天健身后去你家坐坐?

  一般这种说法都不知道是哪天才会过来呢,我也没在意,就说:“好啊。”没想到,第二天晚上他就来了。

  等到人家说要上来做客的时候,我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拒绝。

  那晚他穿着一身无袖的运动衫,下着短裤,身上略带着点汗味,应该是刚运动过。我自己独居,但是家里却收拾得很干净温馨,他进来看到家里的情况,脸上露出欣赏的神色。

  复式的房子,客厅的大窗直达楼顶,窗外夜色很美,窗下是个平台,放着软垫,我给他泡了茶,我们坐在软垫上聊天。

  详谈之后发现他的年纪居然比我小,脸上的泛青的胡渣让我分辨不出他的岁数。

  面对面坐着,对面这位弟弟的脚开始不老实,表面上却是继续云淡风轻一派正经地跟我聊着天,我心想,现在的90后们还真是都学坏了。

  等他发现我其实很怕痒之后,他就更不老实了,干脆坐到我身边来,说是靠着更方面聊天。我还在想着这个说法根本就没什么逻辑性,他的手已经开始乱摸了起来。

  他穿着运动短裤,起了反应很容易就看出来了,他抓着我的手就搭在他那根粗硬发热的物件上,我瞬间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他也没给我客气,手直接就往我的重点部位掏了起来,在他俯身准备“下口”的时候,我突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不好意思,其实我还在感冒,而且咳嗽得蛮厉害的,不太适合做那个,也不希望把病传染给你。”我说,而后又咳嗽了两下。

  我有一个特点,就是当我要装病的时候,立马就可以变得像是真的病了,脸色会迅速变得不好,然后双眼无神,所以每次心情不好跟公司请病假逃班什么的都不会引起怀疑。

  他看着我,并不想停下来,但是看着我突然间不停地咳嗽,大概是觉得对一个病人下手也不太好。他抬手摸摸我的额头,说:“嗯,估计还有点发烧,还是吃点药比较好。”

  我心想,估计是被你摸热的吧。嘴上却是说:“家里已经没有药了,楼下附近有药房,不如你陪我去买点药呗,然后你也早点回家休息。”

  说着我伸手摸摸他的脸,说:“你看你,都有黑眼圈了,估计老熬夜吧,回去好好休息吧,等我病好了,我们再约好吗?”

  听我这样说,他也觉得有道理,于是等我换好鞋子,我们就下楼去买药了。

  买好之后,跟这位帅气的弟弟道别,他还嘱咐我要记得按时吃药。我听着觉得还是有点小感动的,希望下次见面他不要再这么急色,或者可以考虑跟他发展一下。

  夜晚还真的是一个诱人犯罪的时间,几乎每次即将要被人推倒都是在夜晚。

  每次从男人身下逃离,独自一人走在夜色当中,我也会想,这样一次一次推开他们,一次又一次地逃离,会不会最终也逃开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幸福呢?

  但是,我会想起一位同志小伙伴跟我说过的话,“一个人,如果真的喜欢你,他会想要了解你更多,而不是想要直接占有你。”

  好吧,各家有各家的说法和道理。

  而在我,其实很简单的,我只是单纯地不希望被人随意亵玩而已。我还是觉得,跟爱的人做爱做的是,才会是最快乐的。

  ───────────────────────────────────────河北同志,河北酷儿,河北同志聊天室,河北酷儿聊天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河北同志 河北酷儿

GMT+8, 2023-12-9 00:57 , Processed in 1.135386 second(s), 23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